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流水,良辰美景

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当厚德载物!

 
 
 

日志

 
 

见证行走方式的改变[原创日志]  

2007-05-15 19:54:21|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这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清末进士焦老爷的孙子经常向爷爷谈起他见过的车自己能跑,不用马拉,进士老爷坚决不信,并大骂孙子信口胡说。有一天孙子在县城听说中午有汽车来到县城,就急忙赶回家把爷爷请到县城看不用马拉的车。那时候的路很差,汽车遇见河就要直接从水里面往过淌。也该进士老爷见不上汽车,谁知前几天刚好下过雨,河道上的水涨了一回,这几天水位虽是恢复了,但是马路过河处的路口满是泥泞,车过河的时候给烂住了,当进士老爷去的时候正好有很多人从老百姓家里借来耕牛吆喝着拉车。进士老爷远远地就看见了车用牛拉,而且那么多的牛还拉不动,进士老爷觉得孙子骗了他,回头骂了孙子一句:“我说非得用牛拉,你说不用牛拉能自己跑,现在看怎么样?”孙子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截,正想辩解,谁知进士老爷拄着拐杖,回头气呼呼地走了,此后不几年就离开了人世。当然,进士老爷一辈子也没有看见过汽车在马路上跑的样子,他至死也想像不到不用牛马拉着的车跑动时是什么样子。

是啊,在闭关自守的旧中国,人们的创造力被严重禁锢,国人没有了发明创造的灵性,人们根本想象不出还有能够自动跑的汽车。传说洋人给慈禧老佛爷进贡了一辆汽车,老人家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根本不会相信这玩意会自己跑的。可老人家怎么也想不明白司机怎么能够坐在自己的前面,而且不是跪着开车的,并为此大光其火,直等老外把原因讲说清楚,这位顽固的独裁女人才悠然怡乐地坐上去享受了,当然是越坐越喜欢了。

在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历史几乎把人类发明汽车的历史由几个世纪浓缩到百十来年。中国人没有发明出汽车,但是却坐享人类的文明成果,汽车工业这些年得到了飞速发展,极大地带给了人们方便和尽情享受的乐趣。    现在人们出门不乘车的事几乎是不可想象的,除非那人是讨饭的。

我的家在一个小山村里,门前有一条公路,是由旧社会那条马车路改造修成的。从我刚刚记事起,就每天不忘一件事——看马车。因为马车走下坡路,就得拉起刹车。每当听到那沉重的马车刹车声的时候,村里的孩子们就活跃了,一个个从家里蹦出来,向马路边跑去。看着那些吆马车的人坐在车上洋洋自得的样子,我很是羡慕,想想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坐在马车上风光一回,甚至亲自吆上几回马车让别的孩子站在路边目不转睛地看。我细心地看那漆黑锃亮的马车轮胎,想象那个发出沉重声音的车轴部位的构造,但终没有一辆马车让我细心地解剖。

那个时候,架子车也已经很普遍了,路上有的人用毛驴拉着架子车,绑得很结实,自己坐在上面赶着毛驴,那个消遥劲不亚于赶马车的人。偶尔看见一两个骑自行车的人,他骑车跑,我们也会跟着跑很远一段路,然后像目送那些马车和毛驴拉着的架子车一样,视线随着车辆的前行而移动,直到看不见了,我们又再等下一位来者,没有车了就蹲在路上玩那些大大小小、形状不一的石子。

就这样,我们像列队欢迎贵宾一样,每日用很多时间在路边观赏过路的车辆。在那个贫困的时候,马路给我们留下了数说不尽的欢乐。每当夜幕降临,我们因为肚子饿不得不回家吃母亲备下的饭菜,同是也给家人带回我们在路边的见闻。入夜,少不了在灯下依偎在父母亲身边津津乐道。

我们家穷,最早没有自行车,家里的人走集市、串亲戚都是徒步行走的,以步当年的年代在我们家持续了很长时间。爷爷和父亲、还有大伯他们是最能走路的人了。我还很小的时候,每到冬季,就经常在家里等着一个好消息:父亲拉柿子回来。到冬季农闲的时候,爷爷总带上父亲到三四百里远的外省的一个县去拉柿子——那个地方盛产柿子。柿子我是不喜欢吃的,唯独父亲带回来的柿饼是我最喜欢吃的。但当我听到父亲诉说着一路的艰辛时,甜津津的柿饼似乎就只剩下涩味了。

小时候不知因为穿得单薄还是气候条件好,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冬季雪特别多。因为下了雪,爷爷和爸爸他们就不能去远处拉柿子了,就在距我们家相隔七十里地的一个还算远近闻名的镇上去担羊头和羊肚子——也就是那个时候人们视为下水而现在人们最喜欢吃的东西。去的时候担上一担硬柴,回来的时候就担一担冻得上面结了一层冰的羊头和羊肚子。但回来时候的担子往往不是太满的,因为我们的本钱毕竟有限,再说那些柴根本值不了几个钱。他们因为没有防水鞋,就每人穿一双草鞋走去走回。这草鞋也真怪,在雪地里是很耐磨的,而且似乎还有保暖作用。父亲回来了,母亲就忙了,母亲是不吃羊肉的,但父亲担回来的羊下水她要做熟做香,然后又由父亲担到镇上的集市上买。父亲一个冬季就这样走来走去,忙来忙去,挣一点小利钱,以备来年的用度。

随着年岁渐大,看马车的机会越来越少,因为一是伙伴们的日子大多数在学校里度过,再就是路上的汽车越来越多,马车越来越少了。汽车带给我的神秘感明显大于马车。我们先是和看马车一样,一群小伙伴在路边列队观看,但这东西太快,看不清楚就过去了,过去后只留下一大片尘土,让你看不见不说,在它走后还得揉上好大一会儿眼睛。后来我们看汽车的法了改变了。一有闲时间,我就和村里的小朋友,选择公路高处的有利地形站着,等汽车的到来。如果远远看见一辆汽车奔驰而来,就每人手里攥一块黄土块,有的胆子大的干脆就拿一块石头,等到汽车从下面经过的时候就把手里的家伙一齐对着汽车扔出,这种游戏叫着打汽车。但不知我们站得太高,还是汽车跑得太快,或者我们扔得不够得劲,打中的机会几乎等于零,因为这些东西往往落在了汽车刚刚经过的地方。后来长大了,渐渐明白我们当时没有把握好时间差,虽是想明白了,但这危险的游戏却很少做了。

小学四年级开始,我转到了本镇中心小学读书,离我们家十多里路程,每天早上我去上学,天很晚了才回来。因为走这一段路少说也得一小时,但我们学校有时候留下补课,不得摸黑跑着赶回家。如果时间充足了我们有时候也在路上玩。回家时候路上见的车也不少,我们也试着挡,因为看见别人坐在汽车上的那个威风劲很是羡慕,但这家伙很不友好,从来就没有被我挡住过。这个时候家里已经有了一辆自行车,但这是是父亲的专用工具。父亲把家里种下的菜用自行车载着带到集市上去买,因为装得很沉,我有时间就在后面给父亲推车。到平坦的路面,我就回头往家里走,父亲一人去集市了。

我学自行车是在初中毕业以后,那时候父亲才让我骑自行车,因为我已经不小了,他不怕我把他的爱车摔得粉碎了。费了好大的劲才学会的,但没有怎么骑,我就远离家乡去另一个地方读书了。那个时候,经过我家门前的这条公路新修了,加宽了,有些地方也改了线,而且上面铺了石子,最大的发展是家乡的那条小河上架起了一座桥,汽车再不用钻水过河了。大概从那个时候起,也开始通公共汽车了——听大人们说以前也通过,只不过是敞蓬车,就是运货物的那种,也就是我们一块在路边打的那种,后来又不见了。这下通班车了,但是一天只有一趟,挤得出奇,也慢得惊人,我回家要返回学校的时候就得在半路上车,等上一两个小时,好不容易车来了,硬挤上去,往往是站着的,车摇晃三四个小时,才能到达我们学校的所在的那个小城。车上男人味,女人味,烟味,汽油味,尘土味,多种混合的味道呕得我直想吐,好在我没有晕车的毛病,从来也没有吐出来过。最让我担心的是车上那些从人缝里挤来挤去的人——听说那些人是行窃的。有时候误了点,或者因为天气原因不发车,就得走了,七八十里的路程,少说也得七八个小时,走得筋疲力尽,走得腰酸腿疼,但课程是不能耽误的。后来学校迁到另一个地方,我虽在那里上了一年,但是留下的乘车困难的记忆并不比原来的少。有一次,是国庆节吧,学校放了假,我们到车站的时候,那趟车已经发走了,我们从另一条容易坐车的路线乘车准备回家,走到半道上,我们在本县的另一个镇上下了车,翻了一条河,走了将近四十里的路,回家的时候灯都点着了。第三天返校的时候,在门前等车,等了一个多小时,可谁知车经过的时候站也没有站,我在外面打手势,司机在里面打手势——不拉。那时候又没有电话,没办法请假,只好快步跑到镇上去等另外一趟车了。到那里一看,等车的人有百十来个,黑压压的一大片,我一看这场面,已经做好了走行的准备了。车来了,人们像潮水般冲向汽车,没等车停稳,一大群人早就把车围了。大多数乘车的都是学生,由家长陪着,家长用猛劲把自己的孩子往上车上推,把将要下车被堵在车门口的人们挤得哇哇叫。我挤到跟前,本来是能挤上去的,但包被夹住了,等抽出包往上挤时,听见了一个颤微微的声音:“请把我的女儿拉上!”这话可能是给司机或者售票员说的吧,但车上根本没有人理。是啊,那个交通工具贫乏的时代,最牛的人就是公共汽车司机了。我回头一看是一位老人,满头银发,就后退了一步,把那女孩拉到前面,把包递给老人拿着,用那些家长推自己孩子的那股子猛劲把那个女孩往车上推,那老头早就把女儿的包从窗口递给了认识的人了。等到那女孩刚挤进门口,车门就慢慢地闭下了,但女孩后背的衣服还夹在门缝里。

父亲到三四百里远的地方拉柿子,这也许能体验一下长征红军的壮举,我徒步走七十里外的学校,也能体验一下父亲拉柿子的艰辛。我进到镇上的一外饭馆,要了点饭吃得几乎有些撑了,买了点水,背着行囊向学校走去。走这么长的路,没有走惯还真有些急人,再加上累,我几乎有些受不了了。但是想想父亲拉柿子的样子,看看路边美丽的景致,我又加快了脚步。直到晚上七点多,我才走到这个城市,走进一家小饭馆里,我又要了点饭,吃饱后,才慢慢向学校。

历史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我上学毕了业,有了一份工作,自己攒了点钱,买下一辆自行车,有了自己行走的专用工具,只是骑车的时间不是太多,有时候回家时骑骑,走朋友哪里不用乘车的时候也骑骑,以后弄了辆摩托车,自行车就再派不上用场了,那辆自行车现在还躺在杂物堆里。这时候,公共汽车的班次也增加了,如果走得稍远一点,就一定是乘坐公共汽车了。这个时候,路上也不再见到马车,让孩子们看着新鲜的马车终于被汽车代替了,现在只听说有些地方也有马车的,但是马车的用途已今非昔比,专门用来兜风了。这个时候人们出门最常用的工具就是自行车了,如果遇上集日或者赶庙会,就看见自行车排成长龙在公共上来往穿行。人们置办上一点东西,就往自行车架子上一搁就骑着走了。我们这里的公路翻山越岭,如果遇中上坡路,人们就推着自行车慢慢前行。

这个时代,是农村发展最快的时候,农村的人有了点钱,买四轮拖拉机,路上这种东西渐渐多起来。这东西本是用来搞运输的,但有时候也拉人,比如一家人走亲戚家,乘车不方便,就坐这个。后来,又发展到农用三轮车,这东西轻巧速度快,用来搞搞贩运是很好用的,人们也乘坐这个。但和四轮拖拉机一样,坐着不出钱但很不安全,因为农用车比较便宜但安全性能是车辆里面最差的,再加上开车的司机没有经过培训,手艺比较差,三轮车和四轮拖拉人的事故发生率是比较高的,车毁人亡的事是常有的。

中国改革开放前十几年,带给人们最大的利益就是公路的修建和楼房的增多。楼房是城市人的专利,而最让农村人受益的莫过于公路了。历史进入九十年代,我们看到的汽车大多数成了庞然大物了,车身越来越长,载重量越来越多。只是公共汽车因为有长途和短途之分,车体也有了大小之别。人们根据需要,出门乘坐的交通工具也多种多样,有火车、汽车、轮船,有钱人还乘坐飞机。老百姓的日子好起来了,摩托车进入了平凡老百姓的家庭,路上见到的自行车越来越少,而摩托车越来越多了。

公路建设的发展带动了社会经济的快速增长。社会发展了,连那些牲灵的命运也改变了。以前人们出门坐不上车,可是近些年就连牛羊那些畜牲在成为人们的美餐之前,也能体验乘车的滋味了。经常看见小型农用车、农用三轮车、偶尔也有大型的汽车上面拉着各种家畜,在马路上来往奔波。这些车子有专用的设备,大多数都备有网状的围栏。回想七十年代,人们赶着牛羊畜牲到其他地方交易的时候,要走好多天,那些牲灵们因为奔波劳顿往往骨瘦如柴,身体虚弱。我家门前的公路上就经常看见大群大群的牛羊和骡马。如果遇上雨天,河里涨了水,那些牲灵被人们硬性地赶往水里过河的时候,好多的终因体力不支就倒在烂泥里不能动弹了,驱赶它们的人不得不以特别便宜的价钱买给我们村里,甚至只要个证明就送给我们村里,于是我常常有端着家什去分肉的机会。这些东西现在人们看都不看一下就扔掉或者喂狗了,可那个时候确实是一顿美餐。

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人们不出门,借助无线通信和网络也能办成事。推销员足不出户,整天坐在电话机旁,只动动嘴皮子,也能收到数量不菲的订单。股民不需要出门,只在电脑前面动动鼠标、敲敲键盘,也能赢得厚利。即使有事出门,乘车也是极大的方便了,就连我们这个地方也结束了人等车的历史,现在你只要在那里站着,就有人问你走哪里,你会选择你自己喜欢的交通工具很安全地到达目的地的。

现在人们生活条件的优越是以前人没法乞及的,我们这代人也是十分幸运的了,不仅享受了这一切,而且见证了这一历史过程。我们也体验了人类几百年的行走方式,由徒步行走到骑驴骑马、骑自行车和摩托车,由乘坐马车(牛车)到乘坐敞蓬汽车、公共汽车、火车、轮船、飞机……

我们要感谢那些为了人类文明和社会进步做出贡献的探索家、发明家,我们也会进一步体验人类更加高度发达的交通工具。遗憾的是,我们中国人在这点上坐享了人类的文明成果,而我们在这方面给这个社会创造的文明成果太少了。据说中国人是很聪明的,相信我们会创造出更加灿烂文明的人类文化,为人类社会的进步做出巨大的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93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